■街談
  別輕易指責白血病患
  下跪借錢是道德綁架
  路邊“裸曬”想曬死癌細胞、持玫瑰花打算向富豪借100萬治病,上個月底,這些奇怪之舉讓宜賓白血病小伙莫向松進入了大眾的視野。起初,網友的評論多是同情、祝福,但因為他的指名借錢行為,不少反對的聲音也隨之產生,部分網友認為其是“道德綁架”。莫向松說,事情開端,是他和網友說沒錢治療,有個人隨便說了一句“去找四川的富豪借啊”,他便開始了行動。(7月3日《華西都市報》
  下跪借錢,當這一幕的主角是身患白血病的大學生,身為圍觀者的我們,又怎有權利輕易指責其道德綁架。固然,在現有制度下,有紅十字會等一系列慈善機構可以求助,但檢索相關新聞可以發現,真正能夠得到救助的人,大多屬於有故事的人。身患白血病,雖然已是一種不幸,但對這個群體而言,這樣的人數又是眾多的。如果沒有額外的因素,幸運又怎會精確地砸中這名大學生?
  如此,再來審視下跪借錢行為,便能多幾許理解。白血病是一種惡疾,但也是一種富貴病。如果在金錢能力許可的條件下,當事人完全可能戰勝病魔。但毫無疑問,對於這樣一個貧困的家庭,延續患者的生命已屬不易,更不用說湊出一大筆錢,幫助他戰勝病魔。在求生意志的驅使下,莫向松搞出了這樣一齣下跪求錢,或許,這對於涉事企業而言,有些道德綁架,但這終究只是一個平凡大學生求生意志的表現,過度指責其並不違法的言行,是否亦是一種搶占道德高地的表現?
  看一看莫向松的家庭狀況吧,生母服毒自殺,生父則是精神病。養父養母皆是農民,根本無力支付巨額醫療費。莫向松能夠有勇氣以下跪借錢的方式,爭取生命的延續,已是一種莫大的樂觀。今年6月23日《海峽都市報》曾報道這樣一則新聞,18歲的白血病女患者,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,竟割脈自殺,所幸護士發現得及時,才沒釀成悲劇。
  雖然,目前相關制度已把白血病納入大病救治機制,但實際報銷比例仍然偏低。對於極端貧困者而言,除醫保外無疑亦需要公共救助機制的兜底。更何況,目前的醫保報銷體系,實行的是先付費後報銷,對於一貧如洗的莫向松而言,拿什麼保證自己的治療?以此而論,輿論需要從中學會的不是如何指責一個絕症患者並不違法的舉動,而是從中汲取推動社會愛心常態救助機制建設的力量,唯有搭建一個正常的愛心救助渠道,面向所有困難病患提供機會均等的救助,莫向松式的悲劇人物才不會把生活的希望寄托於一場下跪借錢。
  □晚報評論員 楊興東
  (原標題:別輕易指責白血病患下跪借錢是道德綁架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pe51petz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